倚霞剑   >   第三十一章:浪迹
第三十一章:浪迹
发布:2020-10-21 06:05 字数:2449 作者:18258013299
公孙左鹏接任舵主一职,舵中虽然事务繁多,他也没有忘记每天坚持练习由倚霞剑所提炼出来的《倚霞神功》。
  变成了美男子,看起来也很高冷。
  近些日子,楚西凉和玶忧郡主在回洛阳的路上一直磨磨蹭蹭的,连二人的马匹也留给她表兄了。看得出来,这一路上,楚西凉并不是很想回洛阳,玶忧郡主也察觉到他的心思。
  直到有一日,玶忧郡主开口对他说道:“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!一个月不见爹了,我有些怪想他的。”
  “嘿!以前你离开洛阳就是半年多,怎么没听到你提起过。现在才一个月不见,就说像你爹了。”
  玶忧郡主微微一笑,回答说道:“那不想我爹,你叫我想谁呢!”
  楚西凉大摇大摆的一边在前面走着,一边回道:“你可以想我呀!”
  “谁说我要想你,讨厌。”
  玶忧郡主说着,又向楚西凉撒着娇气,继续说道:“我又不动了,你背我。”
  楚西凉回道:“好啊,你要是能追得上我,我就背你。”
  玶忧郡主又说道:“你轻功那么好,我怎么追得上你。”
  “我们都不用轻功,就跟平时一样。”
  “这可是你说的奥。”
  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。大丈夫说过的话,绝不反悔。
  来,开始。”
  楚西凉说完,便开始向前面跑了,玶忧郡主追了一段路程,那里能追得上楚西凉,只见楚西凉跑跑歇歇,歇了又跑,一路上都在逗着她。
  玶忧郡主原本就追不上楚西凉,于是就耍了个手段,假装被石头绊倒。楚西凉听见她的叫声,回头一看,她正坐在地上。
  楚西凉以为她真的把腿扭伤了,连忙赶了回来。蹲在旁边,对她说道:“伤到哪里了,让我看看,快让我看看。”
  玶忧郡主趁着楚西凉不注意,猛然扑了过去,一把抓住楚西凉,大声说道:“追上了,这下看你还往哪里跑。”
  “原来你是耍赖。”
  “反正我不管,你说话必须算数。”
  楚西凉回道:“不行,这次不算。”
  “你敢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服你了。”
  “蹲下。”
  楚西凉回答说道:“自己爬上来。”
  玶忧郡主垫着脚,爬了半天,怎么也爬不到楚西凉的背上。于是就抱怨着说道:“你太高了,我爬不上去。”
  楚西凉无可奈和,朝玶忧郡主回目一笑,然后只好蹲了下去,将玶忧郡主从地上背了起来。
  玶忧郡主笑嘻嘻的逗着楚西凉,然后又说道:“你就直接把我背回府上。”
  “唉!郡主,我想跟你说件事。”
  玶忧郡主回道:“什么事,你说。”
  楚西凉回道:“我暂时不想回洛阳。”
  “不回洛阳那你要去哪儿。”
  “我想从此行走江湖,浪迹天涯。”
  “那我就不下来。”
  “好啊!我就这样背着你,浪迹天涯。”
  “讨厌鬼。”
  楚西凉背着玶忧郡主走了一段路,然后又说道:“陪着我,一起浪迹天涯。”
  玶忧郡主想了一阵,然后回答说道:“不过你得先答应我,若是我想我爹了,你要陪我回来看看我爹。”
  “我答应你。”
  “我也答应你。”
  楚西凉嘴上说是要行走江湖,浪迹天涯,可心里就想着要寻找陈露瑶和金蝉公主。因为他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,能够找到她们,就是他真正的目的。可玶忧郡主根本就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
  同时,金蝉公主和陈露瑶也在到处打听楚西凉的下落。
  她们白天乘坐马车赶路,晚上就找客栈居住下来,若是碰到在荒郊野外,没有客栈的地方,二人就露宿在马车里。
  此时此刻,金蝉公主和陈露瑶的马赶了一整天的路,已经走不动了,现在正是傍晚时分,还在深山里,二人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什么方向。就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,生起一堆火,围在火堆旁烤食物吃。
  金蝉公主双手拖住下巴,两只眼盯着陈露瑶手上正在烤着的食物,一直在发呆。
  陈露瑶将烤熟的食物递给金蝉公主,望着金蝉公主接过食物,然后又微笑着问道:“金蝉公主,一直以来,我很想问你件事,但又不敢开口。”
  金蝉公主懒洋洋的回道:“你问吧!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一定会告诉你。”
  陈露瑶又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唉!你喜不喜欢我师兄?”
  金蝉公主将目光慢慢的转向陈露瑶,然后又慢吞吞的回道:“这个不能问。”
  “没事的。你尽管说出来,我一定会替你高兴的。”
  金蝉公主看起来有些羞涩,似乎不好意思回答。
  陈露瑶又笑着说道:“你们两个,是你先喜欢我师兄的,还是我师兄先喜欢你?”
  金蝉公主回道:“讨厌。你只光问人家,那你呢!”
  陈露瑶并不像金蝉公主那样遮遮掩掩,直接回道:“是我先喜欢他的。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,可那个时候,怕被师父骂,所以一直憋在心里,不敢让别人看出来。
 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很有亲切感,也一直都很想跟你说实话。如果将来我师兄是选择了你,我一定不会跟你去争,我会祝福你们,也愿意你做我的嫂子。”
  金蝉公主微笑着回答:“我也是,倘若他真要是选择了你,那我一定会另外等待一个比他更好的。”
  “你真好。
  不过,若是我师兄选择的是其他女子,我绝不答应。”
  金蝉公主继续说道:“他要真选择了旁人,你也管不了。”
  “我会跟那个人竞争到底。”
  “话别说得这么早。”
  “自从我们上次结为金兰,我就对自己说,一定要和你相处得比我的任何一个师姐师妹都还要好。”
  “以后在你师姐和师妹们的面前,你也不能太过张扬。”
  “好了,我们先不说这些了,来说说我师兄吧!”
  金蝉公主回道:“你师兄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  “就比方说,你说我师兄与众不同,他有哪些地方与众不同了。”
  “我没说过你师兄与众不同呀!那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  “你不可能不觉得我师兄不好,就算是我说的。那你觉得他好在哪里。”
  “他呀!好在对人很体贴,然后又守信用……。”
  “就这些。”
  “那还有什么。”
  “比如说,你不觉得他长得高大,很耐看,又很英俊,甚至还有一种让人魂牵梦萦的感觉。”
  “陈姑娘,这些话你也说得出口,以后还怎么嫁人!”
  “这些话我只当着你说,在旁人前面,我是不会说的。唉!公主,你之前曾经和我师兄在一起,就没感觉到他的身影会勾你?”
  金蝉公主听了之后,咕咕一笑,回答说道:“不要说了,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。”
  “好,那我们就不提我师兄了,来吃烤鸡。”
陈露瑶一边说着,一边将撕下来的烤鸡递给金蝉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