倚霞剑   >   第三十五章:交战
第三十五章:交战
发布:2020-11-19 20:19 字数:2397 作者:18258013299
这几日里,楚西凉一直在外面奔波,还有时间回镇子上去看玶忧郡主。玶忧郡主也待得很不耐烦了,于是就出去找楚西凉。
  玶忧郡主这一出去,就在大街上碰到了陈露瑶和金蝉公主。
  几人相互走近之后,陈露瑶打量着玶忧郡主,然后就对金蝉公主说道:“哟!我还以为见到谁呢!原来是我师兄不要了的小狐狸精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玶忧郡主气得脸色通红。
  金蝉公主连忙出来缓场,便对玶忧郡主说道:“郡主,陈姑娘说话一向都是这样,您别见怪奥。”
  玶忧郡主摆摆手,回道:“不妨,不妨。”
  陈露瑶转过头来,对金蝉公主说道:“什么叫我说话就是这样,她本来就是个小狐狸精嘛!整天勾勾搭搭的粘着我师兄……。”
  陈露瑶还没说完,玶忧郡主就生气的说道: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  陈露瑶回道:“难道我还怕你不成。”
  “好呀!看我不打烂你的嘴。”
  玶忧郡主说着,便拔出身上的佩剑,向陈露瑶冲了过去。
  陈露瑶也不一样,也将剑拔了出来,与玶忧郡主打斗起来。
  二人打了一阵,金蝉公主不知要怎样才能将她们劝开。
  金蝉公主想来想去,似乎已经有了办法,于是就朝着前面大声说道:“楚公子,你回来了。来得正好,赶快劝劝她们。”
  玶忧郡主和陈露瑶一听金蝉公主正叫着楚西凉的名字,还以为他真的回来了,二人都分别停了下来。
  金蝉公主跑了过去,一边跑,一边说道:“楚公子你别走啊!”
  玶忧郡主见金蝉公主跑过去了,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  楚西凉还在外面,在这个时候,玶朝的大国师带领着泰山、庐山、华山十大门派掌门人和弟子,以及玶朝大军,前往广陵,像是要进攻广陵分舵。
  果然如此,这些人还真的来到了广陵,看样子正是为了倚霞剑而来。
  来到广陵分舵的山下,大国师一声令下,所有人立刻分成两队,将整个广陵分舵的山包围起来。
  广陵分舵巡山的弟子看到山下的状况,连忙跑回去禀报。
  巡山的弟子跑回来后,见左孤云正在指点公孙左鹏练功,没敢上前打扰。
  只能静静的待在旁边,焦急的望着。
  公孙左鹏正练得入神,左孤云一边围着他旋转,一边说着:“你得记住,《左玄神功》一共是十八套,这第一套你练得快差不多了,现在老身就开始教你第二套。”
  公孙左鹏又练了一阵,直到左孤云让他停下来休息时,巡山的弟子才敢上前来,禀报道:“启禀舵主,玶朝的大国师带人前来攻山,现在正聚集在山下。”
  左孤云问道:“带了多少人。”
  巡山的弟子回道:“不太清楚,像是有几千人的样子。”
  左孤云说道:“看来他对这倚霞剑,真是情有独钟呀!”
  左孤云正说着,又跑来了一名巡山的弟子,蹲在地上,禀报说道:“禀舵主,玶朝大军已经上山,各大分坛抵挡不住,已经失控。”
  公孙左鹏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们先下去,我马上就来。”
  两名巡山的弟子刚离开不久,左孤云与公孙左鹏就带领着一些人飞身来到山下。
  他们到了山下之后,也发现其他分舵有前来助阵,就连卢重振与单旗鼓,还有李初兰,也在其中。
  这几人与各大分舵及舵主正连成一气,对抗玶朝大军。不知不觉的,左孤云和李初兰又搅到了一块,二人继续搬弄是非。
  李初兰先说道:“说到底,还不都因为你这贱人去抢倚霞剑,广陵分舵才招此劫难。”
  左孤云回答说道:“你这贱人,什么坏事都推到我头上。我若不去抢,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倚霞剑再次落到玶朝的手里?”
  “总的来说,你就是个扫把星。”
  “你再说一句,我就对你不客气。”
  二人正狡辩着,卢重振闪身来到身边,一边解劝,一边说道:“我说两位师叔呀!都分别少说两句。广陵分舵招此劫难,若不是我和单师弟透露了身份,姓谷的那臭小子根本就不愿意搭理。”
  左孤云气氛的说道:“他敢。老身倒想看看,他这总舵主的位置,到底还能坐多久。”
  左孤云刚说完,李初兰也接着对卢重振说道:“唉贤侄呀!你们透露了自个的身份就吧了!可别把老身也挤出来。”
  卢重振回道:“师叔请放心,贤侄不会的。”
  卢重振正说着,左孤云两眼瞄着李初兰,冷笑一声,说道:“若是有心前来助阵,还担心怕透露身份。
  这以后还怎么做教主,真是好笑。”
  李初兰反驳说道:“你不怕你就大声喊,告诉所有人你就是左孤云。”
  “你把我当猴耍。”
  “我看你跟猴也相差不了多少。”
  “是不是要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  二人一直斗个不停,卢重振继续劝道:“大敌当前,吾伤和气,吾伤和气。”
  李初兰“哏”的一声,立刻将头调了过去,左孤云也跟着“哏”的一声,也把头调到相反的方向。
  突然间,听到轰隆隆的几声巨响,几人仔细看时,原来是玶朝的大国师正在和谷总舵主打斗。
  谷总舵主自从学了倚霞神功之后,每次与人交手,其中一只手总是捻着兰花指,此时也不例外。
  二人似乎已经打了许久,彼此的功力几乎不分上下,好长时间不见胜负。
  在这场混乱的战斗当中,先是陈露瑶和与金蝉公主沿路找来,看样子是来寻楚西凉的,随后又是玶忧郡主。
  三人一直在人群里东张西望,既不脱剑出鞘,也不与人打斗。
  然而这个时候,楚西凉也正处在人群之中,协助着各大分舵,对付玶朝大军。
  放眼望去,上空有谷总舵主独自应付玶朝的大国师,地下有四位舵主分别一人对抗两位掌门人,两朝队伍打得人仰马翻。
  南教的四位舵主一人要分别应付两大掌门人,看似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  久而久之,不得不各显身手。
  先是南宫分舵的刘舵主大喊一声:“接我《南北拳》,二位有什么绝技,尽管使出来。”
  两大掌门人见刘舵主使出了看家本事,也开始用各自门派里面,比较厉害的武学迎战。
  紧接着就是公孙左鹏使用刚初学的《左玄神功》,对付两大掌门人。
  再下面就是成州分舵的沈舵主,也大喊一声:“成州《玉女白绫剑》,接招。”
  最后是恒州分舵的邢舵主,手里握着一只佛尘,大喊一声:“恒州《打王尘》,上打贪官污吏,下打刁徒泼皮,老尼得罪了。”
在邢舵主的身后,跟着一群光头的小尼姑,一个个长得水灵水灵的,大多看似只有十几岁。